七佛是指哪七佛?七佛的介绍

佛学常识1年前 (2022)发布 菩提叶
93 0 0

  从远古以来,诸佛出现于世间,已经无数可以计算了。现在从过去七佛开始讲起,在过去庄严劫时,出现的毗婆尸佛、尸弃佛、毗舍浮佛、拘留孙佛、拘那含牟尼佛、迦叶佛、释迦牟尼佛,这是七佛。按《长阿含经》记载:“七佛精进力,放光灭暗冥。各各坐树下,于中成正觉。”又由于文殊菩萨实际上是七佛之师,金华善慧大士登松山顶行道,感慨七佛在前接引,维摩在后延续。所以这里的撰述,从七佛开始。

1.毗婆尸佛

  毗婆尸佛是过去庄严劫中的第九百九十八尊佛。有偈为证:“身从无相中受生,犹如幻出诸形象。幻人心识本来无,罪福皆空无所住。”《长阿含经》中记载:“人寿八万岁时,此佛出世。”刹帝利种,拘利若姓,父亲为盘头,母亲是盘头婆提,居住在般头婆提城。他曾坐波波罗树下,说法三会,度化了三十四万八千人。神足二:一名骞茶,二名提舍。侍者无忧子方膺。

2.尸弃佛

  尸弃佛为庄严劫出世的第九百九十九尊佛。有偈说:“起诸善法本是幻,造诸恶业亦是幻。身如聚沫心如风,幻出无根无实性。”《长阿含经》记载:“人寿七万岁时,此佛出世。”刹帝利种,拘利若姓,父亲为明相,母亲为光耀,住在光相城。曾坐在分陀利树下,说法三会,度化二十五万人。神足二:一名阿毗浮,二名婆婆。侍者忍行子无量。

3.毗舍浮佛

  毗舍浮佛为庄严劫第一千尊佛。有偈子云:“假借四大以为身,心本无生因境有。前境若无心亦无,罪福如幻起亦灭。”《长阿含经》记载:“人寿六万岁时,此佛出世。”刹帝利种,拘利若姓,父亲为善灯,母亲为称戒。居住在无喻城,曾在婆罗树下,说法二会,度化一十三万人。神足二:一扶游,二郁多摩。侍者寂灭子妙觉。

4.拘留孙佛

  拘留孙佛为见在贤劫第一尊。有偈子:“见身无实是佛身,了心如幻是佛幻。了得身心本性空,斯人与佛何殊别?”《长阿含经》说:“人寿四万岁时,此佛出世。”婆罗门种,姓迦叶。父亲为礼得,母亲为善枝,居住在安和城。在尸利沙树下,说法一会,度化了四万人。神足二:一萨尼,二毗楼。侍者善觉子上胜。

5.拘那含牟尼佛

  拘那含牟尼佛为贤劫第二尊佛。有偈子:“佛不见身知是佛,若实有知别无佛。智者能知罪性空,坦然不怖于生死。”《长阿含经》记载:“人寿三万岁时,此佛出世。”婆罗门种,姓迦叶。父亲为大德,母亲为善胜,居住在清净城,曾坐乌暂婆罗门树下,说法一会,度化三万人。神足二:一舒盘那,二郁多楼。侍者安和子导师。

6.迦叶佛

  迦叶佛为贤劫第三尊佛。有偈子:“一切众生性清净,从本无生无可灭。即此身心是幻生,幻化之中无罪福。”《长阿含经》记载:“人寿二万岁时,此佛出世。”婆罗门种,姓迦叶。父为梵德,母为财主,居住在波罗奈城。曾在尼拘律树下说法一会,度化二万人。神足二:一提舍,二婆罗婆。侍者善友子集军。

7.释迦牟尼佛

  释迦牟尼佛是贤劫第四尊佛,刹帝利种姓,父亲为净饭王,母亲摩诃清净妙位。他降生于兜率天,被称为胜善天人,也叫护明大士,经常在兜率天补登处说法度化诸天众,并且在十方法界中现身说法。《普曜经》说:“佛初生刹利帝王家,放大智光明,照十方世界。地涌金莲花,自然捧双足。东西南北,各行七步。分手指天地,作狮子吼声。茫茫天地间,何人如我尊?”这时候正值周昭王二十四年四月初八。

  到周昭王四十二年二月八日,释迦牟尼十九岁,想出家而自言自语:“不知将遇到什么事情?”于是到都城东、西、南、北四门去游观,分别见到老人、病人、死人、沙门这象征生老病死的四种情形,心中莫名悲喜,开始暗自思考:这些痛苦终有一天可得超脱。

  深夜子时,净居天人出现于他窗前,双手合十道:“是出家的时侯了,走吧。”释迦牟尼听后,心生欢喜,随即翻越城墙而去,到檀特山修道。他开始跟随阿罗逻·迦罗摩修炼三年,向他学习不用处禅定,发现其教义不是真正的人生解脱之道,便离开了。又到郁罗迦·罗摩子处学习非非想禅定三年,因得不到解脱而放弃了。最后来到尼连禅河边的加阁山苦行林中,和那里的外道苦行者实行极端刻苦的修行,每日仅食一麦或一麻,坚持不懈达六年之久。佛经记载:“释迦牟尼凭借着没有妄念的真心,超脱的感受,折服了其他流派的僧侣。”他先后尝试了各种外道邪法,精研了各派学说,发展了自己独特的观点,最终大彻大悟,达到了菩萨的境界。《普集经》说:“菩萨于二月八日,明星出时成道,号称天人之师,时年三十岁。”

  释迦牟尼成佛后,在鹿野苑中为懦陈如等五人初转法轮讲四谛佛法。他住世说法四十九年后,对弟子迦叶说:“我以清净法眼,涅槃妙心,实相无相,微妙正法,交付与你,你要好好护持。”并对阿难说:“你们二人传播教化,不能让佛法断绝。”然后口吟一偈:

  “法本法无法,无法法亦法。今付无法时,法法何曾法?”

  说毕,释迦牟尼又告诫迦叶:“我将金缕僧伽黎衣交与你,以后你转交给补登佛位的菩萨,直至弥勒佛出世,不要让它受到损坏。”迦叶听后,用头顶礼释迦牟尼的脚,说:“善哉!善哉!我当谨遵佛祖吩咐。”

  然后,释迦牟尼来到拘尸那城,对僧众道:“我今背痛,欲入涅槃。”随即前往熙连河边,在娑罗双树下安然而卧涅槃了。不久,又从金棺中起身,为去世的母亲说法,并吟一首无常偈:“诸行无常,是生灭法。生灭灭己,寂灭为乐。”

  这时,弟子们争着用香柴把佛祖的遗体火化。火灭后,金棺如故。众僧人来到佛祖前,以偈语赞道:“凡间火势猛,何能撼大佛?敬请三昧火,焚化金佛身。”

  唱完,金棺从座上升起,与七多罗树一样高,往返空中,化为三昧真火。不一会儿,骨灰生成,得舍利八斛四斗。

  释迦牟尼刚出生时,就一手指天,一手指地,向四周各迈出七步,回顾四方说:“天上天下,唯我独尊。”

  一天,释迦牟尼升座,众僧人会集一起。文殊菩萨敲槌道:“谛观法王法,法王法如是。”释迦牟尼就走下座来。又一天,释迦牟尼升座,默然而坐。阿难鸣槌道:“请佛祖说法。”释迦牟尼道:“会中有二僧侣犯律行,我故不说法。”阿难用他心通观众僧人,找出了两人,逐出室外,释迦牟尼仍然不语。阿难道:“刚才二僧犯律,现已逐出,佛祖为何仍不说法?”释迦牟尼道:“我誓不为二乘声闻人说法。”说罢,便下座去了。又一天,世尊升座,众僧人集定。迦叶击椎说:“世尊已说法毕。”世尊便下座。

  释迦牟尼在忉利天住了九十天,为已故的母亲说法。当他告辞天界下凡之时,四方僧尼、天龙八部都前往空界恭迎他。其中有一个叫莲花色的尼姑心想:“我是尼身,必居大僧后见佛。不如用神力变作转轮圣王,千人围绕,最早见佛。”她果然满足了心愿。释迦牟尼一见到她,就呵斥道:“莲花色比丘尼,你为何越大僧见我?你虽见我色身,但不见我法身。须菩提岩中安坐,却见我法身。”

  一次,文殊到诸佛会集处访问,诸佛已退回各自本处,唯独有一女人靠近佛坐着,入三昧中。文殊对佛说:“为何此人可靠近佛坐,而我不可以?”佛对文殊说:“你如能将此女从三昧中唤起,你自己问她吧。”文殊绕女人三圈,鸣指一下,将她托到梵天,用尽其神力而不能使她出定。世尊说:“纵使你百千万文殊,也不可能让此女人出定。下方经过四十二恒河沙国土,有罔明菩萨可使她出定。”不一会儿,罔明大士从地中涌出,礼顶释迦牟尼。释迦牟尼让罔明去,罔明走到女子前,鸣指一下,女子就从定中而出。

  一天,波斯匿王问世尊:“胜义谛中有无世俗谛?若言无,智不应二。若言有,智不应一。一二之义,其义如何理解?”佛说:“大王!你在过去龙光佛法中曾问此义,我今无说,你今无听。无说无听,是名为一义二义。”

  一天,释迦牟尼见文殊在门外站着,于是问道:“文殊!文殊!何不入门来?”文殊答道:“我不见一法在门外,何以教我入门?”

  又一天,释迦牟尼坐定,见二人抬着猪走过去,于是问道:“这是什么?”抬猪人回答说:“佛具一切智,猪子也不识!”释迦牟尼道:“也须问过。”

  一外道问释迦牟尼:“事物皆有常道吗?”释迦牟尼不答。他又问:“都无常道吗?”释迦牟尼仍不答。这位异教派人又说道:“佛具一切智,何不回答我?”释迦牟尼道:“你所问的,皆为戏论。”

  一天,释迦牟尼拿出一颗可随意变幻颜色的摩尼珠,问五方天王:“此珠是何色?”五方天王回答各异。于是,释迦牟尼将珠子藏进袖子中,然后摊开手掌问:“此珠何色?”天王道:“佛手中无珠,何处有色?”释迦牟尼叹着气说:“你们何以迷糊至此!我将世俗之珠示之,便各自强说有青、黄、红、白诸色;我将真珠示之,竟然都不知了。”此时,五方天王才幡然领悟。

  干闼婆王向释迦牟尼献乐,当时山河大地尽作琴声。迦叶跟随起舞,王问迦叶:“阿罗汉诸漏已尽,为何还余有习气?”佛说:“已无余习,请莫谤法。”王又抚琴三遍,迦叶也三度起舞。王问:“迦叶作舞,难道不是?”佛说:“实不曾作舞!”王问:“佛为何说妄语?”佛说:“不妄语。你抚琴,山河大地木石尽作琴声,难道不是?”王说:“是。”佛曰:“迦叶亦复如是。所以实不曾作舞。”王于是信服。

  一外道问释迦牟尼:“昨日说何法?”佛道:“说定法。”他又问:“今日说何法?”佛道:“不定法。”这位外道不明其意,又问:“昨日说定法,今日为何说不定法?”释迦牟尼道:“昨日定,今日不定。”

  五通仙人问释迦牟尼:“你有六种神通,我有五种神通,另一种神通何在?”释迦牟尼呼叫五通仙人的名号,仙人答应了一声。佛说:“那一通,还用问?”

  一天,普眼菩萨想见普贤菩萨,到处都找不见,甚至三次入定遍观三千大千世界,仍然无法觅见普贤菩萨,便前来求告释迦牟尼佛。佛说:“你于寂静三昧中起一念,便见普贤。”普眼于是才起一念,便见普贤自空中乘六牙白象而来。

  结夏安居日,文殊菩萨到三处消夏,这天来到释迦牟尼的住处。迦叶想要用木槌把文殊菩萨赶走,刚拿起木槌,就看见文殊变幻出无数个自身。迦叶用尽神力,也无法把所有的文殊都赶走。释迦牟尼问迦叶:“你想逐哪个文殊?”迦叶无言以对。

  长爪梵志要和释迦牟尼辩论,开始就约定:“我若被驳倒,我自斩首。”释迦牟尼道:“你的观点以何为宗旨?”长爪梵志道:“我以一切不受为宗旨。”释迦牟尼说:“‘以一切不受为宗旨’这个观点能接受吗?”长爪梵志拂袖而去。走到一半,突然醒悟,对弟子说:“我当回去,斩首以谢佛祖。”弟子问:“在人众天众前,师尊已经得胜,为何要斩首?”长爪梵志道:“我宁可在智者前斩首,不愿在无智者前得胜。”于是感叹道:“我的观点自相矛盾,观点如被接受,则失败在粗;如不被接受,则失败在细。一切人天二乘,皆不知我观点之谬误,唯有佛及各位大菩萨知之。”于是,回到释迦牟尼面前说:“我的观点自相矛盾,故当斩首以谢罪。”释迦牟尼道:“我法中无此事,你当回心向道。”于是,长爪梵志率五百信众投佛出家,转证阿罗汉。

  过去,释迦牟尼将诸圣众集合到第六天说《大集经》,命令他方此土、人间天上、一切狞恶鬼神,都来与会,受佛付嘱,拥护正法。若有不赴会者,四天门王抡起热铁轮追击以令参加。集合会众毕,没有不遵从佛的教敕的,都各发弘誓,拥护正法。唯有一魔王对世尊说:“佛陀!我待一切众生皆成佛,众生界空,无有众生名字,我才发菩提心。”

  一次,释迦牟尼与阿难走在路上,见一古佛塔,释迦牟尼对佛塔行礼。阿难问:“此古佛塔为何人修建?”释迦牟尼道:“为过去诸佛修建。”阿难又问:“过去诸佛是何人弟子?”释迦牟尼道:“是我弟子。”阿难道:“应当如是。”

  一个外道问:“不问,是有言还是无言?”释迦牟尼良久不语。这外道赞叹道:“佛大慈大悲,为我拨开迷云,令我得人道。”于是作礼而去。阿难问释迦牟尼:“此人得何道理,称赞而去?”释迦牟尼道:“如此良马,不用鞭打,见鞭影而有行动。”

  一天,释迦牟尼吩咐阿难:“到吃饭时间了,你当入城持钵。”阿难应答。佛说:“你既持钵,须依过去七佛仪式。”阿难便问:“如何是过去七佛仪式?”佛陀唤阿难一声,阿难应诺。佛陀说:“持钵去!”

  有一比丘问释迦牟尼:“我于佛法中见处即有,证处未是。世尊当何所示?”佛陀说:“比丘某甲,当何所示,是汝此问?”

  释迦牟尼成佛后,在逝多林中一树下跏趺而坐。有两个商人赶五百乘车经过林畔,有两辆牛车不肯前行。商人十分惊讶,去见山神并询问。山神道:“林中有圣人成道,已经四十九日未食,你当供养。”商人走进林子,果然看见一人一动不动。他问道:“您是梵天王?帝释天王?山神?河神?”释迦牟尼微笑,举袈裟角示之。这两个商人跪下顶礼,并陈列供品。

  耆婆擅长识别音响。一天,释迦牟尼佛与他同到一坟冢间,见五髑髅,佛敲其中一髑髅问耆婆:“此生何处?”答:“此生人道。”释迦牟尼又敲一只问:“此生何处?”答:“此生天道。”世尊又敲另外一只问:“此生何处?”耆婆不知其生处。

  黑氏梵志运用神通力,用双手举着两棵开花的合欢树和梧桐树来供养佛。佛叫了一声仙人,梵志应诺。佛道:“放下吧。”梵志于是放下左手举着的花。佛又叫了一声仙人:“放下吧。”梵志又放下右手举着的花。佛第三次呼叫仙人:“放下吧。”梵志奇怪地问道:“佛祖,我今两手皆空,还能放下什么?”佛道:“我非教你放下此花,你当放下外六尘、内六根、中六识。舍弃这些,到无可舍弃的地步,就是你超脱生死之时。”梵志从佛言中悟到了不生不灭的无生忍法。

  释迦牟尼佛在灵鹫山法会上,见五百僧人都修得了四禅定,具有五种神通,然而却未达到法忍境界。由于他们会宿命通,能通晓前世情况,都见到了自己过去杀父弑母,以及其他种种罪孽,心有疑惧,不能进一步证人甚深法。于是,文殊菩萨凭借佛的神力,手持利剑直接逼近佛祖。佛对文殊菩萨说道:“住!住!不应作孽,勿得害我。我若被害,就是行善被害。文殊,你本已无有我人,但以内心见有我人。有此内心分别,我必被害。这就叫犯下罪孽。”当下五百僧人都各自领悟到了本心,如梦如幻。梦幻中,无有人我之别,所以能生于母亲之体。五百僧人一起赞叹:“文殊大智士,深达法源底,自手握利剑,持逼如来身。如剑佛亦尔,一相无有二。无相无所生,又谈何杀?”

  七贤女游尸陀林,一女指着尸体说道:“尸在这里,人到何处了?”另一女道:“怎么回事?怎么回事?”诸女一起细观尸体,各得禅悟。天帝听闻此事,十分感动,从天上散下花来,并说道:“众姐妹有何所需,我当终身供给。”一女道:“我家四事七珍,都皆具足,唯要三件物:一要无根树一株,二要无阴阳地一块,三要无回声山谷一处。”天帝道:“一切所需,我皆有之。但这三件物,我实在没有。”一女道:“你若无此物,如何解济人类?”天帝茫然无措,于是与七贤女一起求告于佛。释迦牟尼道:“毗尸迦,我的诸位弟子及大阿罗汉都不解此义,唯有诸大菩萨能解此义。”

  佛祖的堂弟调达因为谤佛,被罚堕入地狱。佛祖派阿难去问他:“你在地狱中可好?”调达回答道:“我虽在地狱,却如同处三禅天般快乐。”佛祖又派阿难问道:“你还想出此地狱吗?”调达答道:“我等佛陀来便出。”阿难道:“佛是三界大师,岂有下地狱之理?”调达答道:“佛既无下地狱之理,我岂有出地狱之理?”

  文殊菩萨心中突然生起了佛见和法见,被释迦牟尼佛以神力摄至二铁围山中。城东有一老母,与佛同生而不愿见佛。每次见佛走来,就立刻回避。但是即便如此,环顾四周时,总感觉佛无处不在。于是以手掩面,但十指之间仍能见佛。

  殃崛摩罗持钵到一长者门前化缘。正值其家妇人难产,孩子生不下来。长者问道:“乔达摩的弟子堪称大圣贤,有何法为她免除产难?”殃崛对长者说道:“我新入道,未知此法。待我回去问佛祖,即来相报。”殃崛见佛祖,详细告知了当时的情况。佛祖对他说:“你速去报,说我自奉行贤法以来,未曾杀生。”殃崛急忙把佛祖的话告诉长者。孕妇听见佛语,当即平安分娩。

  佛祖在涅槃会上,以手抚胸,告众人说:“尔等善观我紫磨金色之身,瞻仰尽足,勿令后悔。若说我灭度了,非我弟子。若说我不灭度,亦非我弟子。”一时之间,千百万人都大彻大悟。

© 版权声明

愿所有弘法功德回向:

赞助、流通、见闻、随喜者,及皆悉回向尽法界、虚空界一切众生,依佛菩萨威德力、弘法功德力,普愿消除一切罪障,福慧具足,常得安乐,无诸病苦。欲行恶法,皆悉不成。所修善业,皆速成就。关闭一切诸恶趣门,开示人天涅槃正路。家门清吉,身心安康,先亡祖妣,历劫怨亲,俱蒙佛慈,获本妙心。兵戈永息,礼让兴行,人民安乐,天下太平。四恩总报,三有齐资,今生来世脱离一切外道天魔之缠缚,生生世世永离恶道,离一切苦得究竟乐,得遇佛菩萨、正法、清净善知识,临终无一切障碍而 往生有缘之佛净土,同证究竟圆满之佛果。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