拈花前行,无惧流言讥讽

佛与人生2年前 (2022)发布 菩提叶
93 0 0

  若被人诽谤,切切不可分辩。我常见有人被诽谤,就分辩解释,多受了亏。你不分辩,一谤便罢,更无余患。

  ——弘一法师《格言别录》

  1936年冬,弘一法师由鼓浪屿日光岩移居厦门南普陀寺。当天,他看到高胜进在厦门《星光日报》为他出的特刊,介绍了他的生平事迹。他看了,沉默不语。到晚上,才皱着眉头,对随侍弟子传贯说了一番极发人深省的话。他说:“胜进他们虽然是出于好意,但其实是对我的诽谤。古人说:声名是诽谤的媒介。看来,我以后在闽南恐怕难于容身了。”说到这里,他静默了好一会儿,又转了语气说:“若被人诽谤,切切不可分辩。我常见有人被诽谤,就分辩解释,多受了亏。你不分辩,一谤便罢,更无余患。”

  他说起当年在日本,为了公演《黑奴吁天录》,曾读过美国南北战争的历史,那时候领导解放黑奴的林肯,曾说过这样一段话:“倘若我要尽读报纸对我的诽谤,势必没有剩余的时间与精力去办事,这办公室就只好关门了。我尽我所知而认为是最善的,便尽我所能去做。我就这么拿定主意直做到底。倘若结果是错误的,那么,就是有十个天使称赞我,于我无益;要是结果是对的,那么,即使现在人人说我坏话,于我无损。”

  弘一法师认为,面对别人的诽谤、讥笑、误解等,最好的方法就是沉默,不解释,任流言自然消亡。1937年晚春,法师应邀去青岛湛山寺讲律,开示《律己》时,也讲到“息谤”。他说,怎样息谤呢?就是“无辩”。人要是受了诽谤,千万不可分辩,因为你越分辩,诽谤反而弄得越深。比如一张白纸,偶然误染了一滴墨水,这时你不要动它。你不动它,它就不会再向四周洇开。倘若你立时想要它干净,一个劲地去揩拭,那么,墨水一定会扩大面积,玷污了一大片。

  只要我们还活着,只要我们还要和人打交道,那么,被人说“闲话”就是不可避免的。有些闲话无伤大雅,有些却是捕风捉影的造谣中伤。流言止于智者,面对流言,一笑置之远比极力辩解要好得多。“清者自清,浊者自浊”,流言最怕真相,在恰当的时候,我们摆出事实,敞开大门,流言自然无处遁形。在工作和生活中,遭遇流言是难免的事。我们不必理睬造谣生非者,也无须惧怕那些闲话,当我们不为闲话所左右,闲话对我们来说也就毫无意义了。

  布袋和尚曾说过一句话:“有人骂老拙,老拙自说好;有人打老拙,老拙自睡倒;有人唾老拙,由它自干了;你也省力气,我也少烦恼。”我们有太多的烦恼,都是因为人与人之间的闲话引起的。我们总是在乎别人怎么说、怎么看,担心自己哪一句话说得不好被人家挑理,害怕自己的一些不得体的行为被人们嘲笑。于是,怕被别人责怪而自责、怕被别人取笑而自卑、怕难堪而自闭。或者为那些闲话你来我往,纠纷不断。

  有一个小和尚向师父诉说自己的苦恼,因为师兄弟们老是说他的闲话,搞得他不能好好念经,天天为那些闲话而忧心忡忡——不知道今天师兄弟们又要说他什么闲话?

  师父双目微闭,轻轻说了一句:“是你自己老说闲话。”

  “才不是,是他们瞎操闲心。”小和尚不服。

  “不是他们瞎操闲心,是你自己瞎操闲心。”

  “不,明明是他们多管闲事。”

  “不是他们多管闲事,是你自己多管闲事。”

  “师父为什么这么说?我管的都是自己的事啊!”

  “操闲心、说闲话、管闲事,那是他们的事,就让他们说去,与你何干?你不好好念经,老想着他们操闲心,不是你在操闲心吗?老说他们说闲话,不是你在说闲话吗?老管他们说闲话的事,不也是你在管闲事吗?”小和尚茅塞顿开。

  别人怎么看你、怎么说你,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自己怎么看,根本不必为他人的口舌而烦心。别人说什么,你想拦也拦不住,对于闲言碎语不妨采取豁达与漠视的态度来对待。风吹雨过,烟雾自然消散,天地间原本是如此澄明,何必在意别人说什么呢?原本清白的你,有可能因为闲话而越辩越黑,为别人的闲话把自己的前途和幸福都搭进去,就更不值得了。

  佛说:“立身不高一步立,如尘里振衣,泥中濯足,如何超达?处世不退一步处,如飞蛾投烛,羝羊触藩,如何安乐?”要想在是非中撇清自己,谈何容易?与其百口难辩,还不如不置一词,任其自生自灭。俗话说:“沉默是金。”面对毁谤,何妨以沉默作答,隐忍一下,待到日后真相大白,毁谤自然烟消云散。

  相传,佛祖释迦牟尼在世时曾一度遭到别人无理的谩骂和诽谤。然而,每次释迦牟尼总是心平气和地保持沉默。一天,那个人遇到了释迦牟尼,再次对他口出污辱,言语十分不堪。佛祖依然故我,好像没有听到似的。等到对方骂累了,他才问那个人:“我的朋友,如果一个人送东西给别人,对方却不接受的话,那么那个东西是属于谁的呢?”

  “当然是那个送东西的人啦!”那个人不明就里地答道。

  “你一直在骂我,如果我不接受的话,那么那些话是属于谁的呢?”那个人一时语塞。

  装聋作哑,并不是心虚,而是不愿意理、不屑理,不值得为流言去动气,去浪费我们的精力。诽谤你的人,就是想看你气急败坏的样子,等着你回击,以便找借口对你下手。如果你不动声色,毫无反应,那么,不开心、坐立难安的就是诽谤者自己了。

  唐代诗僧寒山问拾得禅师:“今有人侮我、辱我、慢我、冷笑我、藐视我、诈欺我、毁我、伤我、嫌我、恨我,则奈何?”拾得禅师回答:“子但忍受之、依他、让他、敬他、避他、苦苦耐他、装聋作哑、漠然置他、冷眼观之,看他如何结局。”

  如果人人都能达到如此境界,相信再恶毒的流言也会望而却步。对流言漠然视之,就如同把谩骂与诅咒原封不动地还给流言制造者一样,在谩骂声中,我们依然可以拈花前行,活得自在逍遥。

© 版权声明

愿所有弘法功德回向:

赞助、流通、见闻、随喜者,及皆悉回向尽法界、虚空界一切众生,依佛菩萨威德力、弘法功德力,普愿消除一切罪障,福慧具足,常得安乐,无诸病苦。欲行恶法,皆悉不成。所修善业,皆速成就。关闭一切诸恶趣门,开示人天涅槃正路。家门清吉,身心安康,先亡祖妣,历劫怨亲,俱蒙佛慈,获本妙心。兵戈永息,礼让兴行,人民安乐,天下太平。四恩总报,三有齐资,今生来世脱离一切外道天魔之缠缚,生生世世永离恶道,离一切苦得究竟乐,得遇佛菩萨、正法、清净善知识,临终无一切障碍而 往生有缘之佛净土,同证究竟圆满之佛果。

相关文章